两名9岁儿童抖音上打赏主播 费用能否退回?

抖咖 2020-07-17 阅读:91
抖音培训

未成年人打赏主播前段时间《直播安阳》曾经关注过一起未成年人打赏“快手”主播的投诉,经过栏目的积极协调,最终得到了解决。近日,市消协又接到了未成年人打赏主播的投诉,这一次打赏的是抖音的主播。

点击图片即可观看视频

给主播打赏的这两名儿童都是9岁,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都打赏了主播3千多元钱。他们的父母平常都不玩儿音,而微信和支付宝都绑定了银行卡,并且他们的父母都是在孩子打赏过主播后才发现的。

投诉者 陈女士:“我看这一列全部都是打赏,后来我就去银行查了,好几千元的消费,但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

投诉者 李女士:“他玩儿了一共有半个小时左右,他就打给人家3657元,他给了我手机我就不知道,到第二天晚上我去交话费,我绑定的透支卡,交话费说我消费了1千,第二天一查说3千多,当时我头都大了。”

两个投诉者告诉记者,他们家庭的经济条件都不好,3千多元钱对他们的家庭是个不小的支出。

投诉者 陈女士:“我干社区网格员呢,一个月600元,真的很辛苦,夏天热着呢,我都要去干,意味着我半年的工资没了。现在我又离婚了,自己带着孩子,她爸不出抚养费,我很辛苦。孩子知道了,她自己还打她自己,平常孩子也挺懂事儿,知道我一个人带她不容易,学习上确实挺用功。”

投诉者 李女士:“俺不是本地的,在这儿租的房,孩子还上的高价学校,是真不容易。我一看3千多块钱,头都大了。后来我问他,你知道消费的是钱不是,孩子说主播一直给他要,让送礼物。”

这两个9岁的孩子告诉记者,他们给抖音上的主播送的都是礼物,打赏主播也都是为了玩儿游戏。陈女士的女儿说,她给两个主播送过礼物,一个叫九秀,送的不多,大部分送给了一个叫梦乐的主播。

李女士的儿子礼物都送给了一个主播,从他给主播的送礼记录上可以看出,他送礼物的时间也非常集中,从14点27分到14点51分,送了3千多元,礼物品种也是多种多样,棒棒糖、火箭、热气球等。

李女士儿子 :“主播叫王小强,他就是那种玩游戏的,和平精英,他玩儿的还不错,也就给我一起玩儿。”

陈女士说,她女儿的抖音头像是她本人的照片,上面也写着她的年龄是9岁,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未成年人。

陈女士女儿:“我们开的是麦,能听见人的声音,他带的都是小朋友。”

两个孩子的家长发现孩子给主播打赏后,认为这种收未成年人打赏的行为不合情也不合法,于是就赶紧第一时间和主播进行了联系。

陈女士女儿:“我给他说我是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是花钱的,他就不给我说。”

李女士儿子:“给对方联系联系不上,我加他微信他不加。”

于是两名家长又想办法给抖音平台联系,但是都没有解决问题。

投诉者 陈女士:“人家光说处理,让发短信什么的,让按照上面操作,说得拿开孩子打赏的证据,我咋拿证据呀,我要知道孩子打赏,我肯定不让孩子打。我毕竟没有文化,不知道怎么弄,就想借助记者给帮帮忙,要回来最好。”

投诉者 李女士:“抖音平台一打开有个电话号码不是人工操作的,一直联系不上。后来给他们发了邮件,过了好长时间,让填孩子什么时候刷的钱,怎么玩儿的游戏,一切都问了,都给他回复过,到现在也没有信,都两个多月了。”

未成年人不具备民事完全行为能力,他们还不具备辨别消费是否合理的能力,而且他们是在监护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消费的。作为给主播提供直播打赏的平台,对此会怎么处理呢?12月20日上午,记者拨通了抖音平台的客服电话。

当天,抖音平台的工作人员已经分别与陈女士和李女士取得了联系,向她们核实具体情况,并让她们提供了相关信息。对于此事《直播安阳》将继续关注,希望抖音平台能尽快妥善处理,让这两位家庭经济条件不宽裕的家长放心。同时也希望抖音平台能采取防范措施避免未成年人打赏充值的再次发生,而家长们也应加强对孩子的监管,让孩子多参与有利身心健康的文体活动,少痴迷电脑游戏。

来源:安阳广播电视台《直播安阳》

记者:丽婷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