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直播带货昙花一现,抖音变现再临大考

抖咖 2020-06-30 阅读:15
抖音培训

4月10日晚上8点整,第二场罗永浩直播带货粉墨登场。不过,这次,没有延续其首秀神话,而是掉了链子,相关关键指标直线下掉,让罗永浩自己和合作平台抖音大失所望。

据第三方小葫芦数据,罗永浩第二场直播带货共有1142.7万人观看,首场有4800万人次观看,环比下降了76.2%;销售额为3442.7万元,首场为1.1亿元,环比下降了69.5%;单场打赏收入为323.7万元,比首场环比下降了11.2%。

记得中学时代,我们学过的文言文么?《左传·庄公十年》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用这三种战斗状态来形容罗永浩直播带货,到目前为止,前两次是准确的。罗永浩直播带货首秀,表现骁勇,算是“一鼓作气”了;第二次,从数据对比判断,也是名副其实的“衰”了。至于第三次会不会“竭”,现在尚不好判断,但时间会很快给出答案。

活着不容易,何况1972年出生的罗永浩,为情怀创业,还欠着数亿元巨款呢。高飞锐思想真不希望罗永浩第三次直播带货“竭了”!“竭了”就麻烦了,罗永浩是好不容易委屈自己,找到了这样一条发挥特长,帮助自己可以重新站起来的生财之道。

本来以为,有了第一场的出色业绩垫底,第二场会青出于蓝,更上一层楼。却没想到应了那句“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同一个人,同一个平台,做同一件事情,为什么不到十天时间,中间就出现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罗永浩首秀,业绩虽然不错,但过程并不严谨,甚至显得很不专业。直播带货是一个专业的活计,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好的。看看带货一哥李佳琦,看看带货一姐薇娅,再将罗永浩与其对比一下,就知道差距在哪儿了。罗永浩做锤子科技的时候,挂在嘴边的就是工匠精神,但从直播带货来看,他缺的就是这种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常言道,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罗永浩并没有珍惜机会,将开始做到极致,其直播首秀表现不只是一般,甚至可以用“差劲”来形容,他的现场团队都看不下去。做好直播带货,高飞锐思想认为有三条路可走:一是青春饭,二是专业饭,三是青春饭+专业饭,没有其他第四条路可走。

已经触及知天命之年的罗永浩,不是靠颜值活着的小鲜肉,自然没有资格吃青春饭,那就第一条路和第三条路都走不通,只能靠吃专业饭。可在直播首秀中,罗永浩表现得并不专业,让很多慕名前来的粉丝大失所望。第二次直播一小时的时候,直播间人数不到60万,只有第一次直播高峰时的五分之一。

这是罗永浩第二场直播带货的各项数据不尽如人意的根本原因。如果罗永浩是一线大明星,只要往直播间一站,就会引来粉丝的尖叫和疯狂下单,不专业倒也无所谓。可罗永浩没有这个颜值担当。罗永浩的强项就在于他那张插科打诨,能说会道的嘴。但客户要求的专业讲解与罗永浩自身不专业的表现,让这张“互联网上最会说相声”的嘴时不时地哑火了,很多粉丝看到,传得神乎其神的罗永浩原来不过如此!

第二场直播带货的表现,让高飞锐思想很担心这条路罗永浩能不能走得通。当然,如果只是赚点小钱,养活自己和家人,肯定是没问题的。偏偏罗永浩还欠着数亿巨款,又心比天高。

很多网友戏谑罗永浩为风口杀手,就像戏谑成龙大哥为品牌杀手一样。直播带货这种商业模式已经到了风口。高飞锐思想不希望这种商业模式由于罗永浩的介入而夭折了——当然,罗永浩目前还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面对罗永浩直播带货第二场的惨淡业绩,不晓得拿出6000万跟罗永浩签约,并提供平台,调配资源全力协助的抖音会怎么想。抖音还觉得罗永浩直播带货是其将流量变现的有效途径么?

2016年9月上线的抖音,经过两年多野蛮生长,确实圈了很多用户,用户黏性也名列前茅。 可如何将流量转化为经济效益,一直是其短板。 罗永浩直播带货首秀的优异表现,让抖音以为找到了变现的捷径。 但从第二场来看,直播带货这种商业模式似乎并不适合抖音,至少比淘宝差远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抖音看错了人,用错了人,才出现第二场“麻雀欢喜打烂蛋”的悲惨。如果以后证明罗永浩不是做直播带货那块料,抖音也可以重新发掘和培养新人,甚至可以挖角,将李佳琦、薇娅等直播带货明星弄到抖音平台上,将直播带货这种变现模式实施“拿来主义”。

评论(0)

二维码
 
QQ在线咨询
微信
xiaoqizmt
QQ
2777772774